1. 首页
  2. 亚马逊 相关的文章

美国电商战升级:沃尔玛推出会员服务贝索斯前妻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女性

亚马逊和沃尔玛谁富有

沃尔玛美国即将推出会员服务,尽力打击线上电贸易务。沃尔玛电商的最大优势就是 4700 多家线下超市,而他们的竞争目的则直指美国电商第一巨头亚马逊。

image.png

沃尔玛会员服务

据美国媒体报道,沃尔玛即将在美国推出 Walmart + 订阅会员服务,每年年费 98 美元;会员可以享受免费同日送货上门服务、加油折扣等其他福利。别的,沃尔玛还将推出 Walmart + 的联名信用卡。显然,沃尔玛这一业务模式是效仿亚马逊的 Prime 会员制度。沃尔玛从本年年初就开始操持这一项目,定于 7 月下旬在美国正式上线。

相比之下,亚马逊 Prime 会员的年费是 119 美元。不外,Prime 会员除了享受免费送货服务之外,另有 Prime 视频服务等其他福利。亚马逊从 2005 年开始推出 Prime 会员业务,现在已在环球拥有 1.5 亿名会员,每年单这一项收入就高达 180 亿美元,并且支付年费的会员会更频繁在亚马逊网站购物,给亚马逊带来更多的销售额和利润。

固然,沃尔玛会员服务有自己的优势地点。沃尔玛在美国拥有 4700 家超市,大概每个都市都有沃尔玛,内里从生鲜食品到书本音乐抵家用日化抵家电数码,包罗万象且价格实惠。这些超市还可以作为售后服务中心,大众可以便捷在自家四周完成退换货。相比沃尔玛可以做到同日配送,亚马逊 Prime 会员大部分是两日配送,可以同日配送的商品并不多。

在满意普通大众生活基本需求方面,沃尔玛比亚马逊更有吸引力。尤其是在生鲜食品和日用品范畴,沃尔玛更有着显着的价格优势,由于沃尔玛也主导了供给链。亚马逊线下主打有机健康的全食超市(Whole Foods)重要面向中高端收入人群,在美国只有不到 500 家超市。实际上,全食超市本只开在收入程度较高的富饶都市。

别的,沃尔玛另有自己的加油站网络。对美百姓众来说,加油是每月的必须开销,加油省钱会是一个重要的吸引因素。美国最成功的会员仓储连锁超市 Costco 在美国拥有 9850 万会员。每年会员费最低 60 美元,此中一大吸引力就是加油便宜。假如根据每月加油两次盘算,每年光加油省下的钱就可以折抵会员费。

两年时间冲到次席

沃尔玛从 2010 年开始发展电贸易务,但 2016 年才开始把电贸易务提到自己的将来战略重心。沃尔玛也曾思量过多元化电商品牌,几十亿美元收购了 Jet.com、MooseJaw 等一大堆垂直电商网站。不外,这些网站在进入沃尔玛旗下之后都很快失去了原先的活力,先后遭到放弃。33 亿美元收购的 Jet.com 最终在本年年初被放弃。

2018 年是沃尔玛电商的战略迁移转变之年。沃尔玛终于认定,与其买一堆新电商网站,不如好好做自己的沃尔玛电贸易务。但最大的挑衅始终是品牌定位:顾客想到沃尔玛,第一印象永久是大型超市,而不是沃尔玛网站。为了改变顾客的印象,沃尔玛在 2018 年公布更名,去掉了自己公司名(Walmart Stores)中的 “商店”字样。

在这一年,沃尔玛还对电商网站进行了大幅改版,参加了更多年轻化元素。但最大的战略改变是沃尔玛开始将实体超市视为自己电商的最大优势,将遍布各地的超市定位为电商的仓储、送货与客服枢纽,更推出了两小时闪送服务。沃尔玛电商还参加了第三方卖家,成为一个综合性电商网站。

得益于巨大的用户群体,沃尔玛仅仅用了两年时间就成为了全美电商网站第二名。市场调研公司 eMarketer 的数据表现,2019 年,沃尔玛在美国电商市场的占据率也从前一年的 3.7% 大幅增长至 4.6%,一举超越了苹果。本年第一季度,沃尔玛市场份额继续增至 5.3%,一举超过了 eBay 位列美国电商网站次席。

在美国电商范畴,亚马逊依然占据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市场份额高达 38.7%。不外,沃尔玛的电商市场份额远远超越了家得宝(1.7%)、百思买(!1.3%)和 Target(1.2%)等传统零售商偕行。已往三年时间,沃尔玛美国电贸易务销售额保持着每年增长 40% 的速率。

疫情带来新契机

2020 年的新冠疫情改变了美百姓众生活和消耗方法,推动零售加速从线下转向网购。在这场疫情中,美国传统零售行业遭受了沉重打击。诸多知名零售企业由于被迫封闭实体店,孱弱的电贸易务无法补充营收丧失,在沉重的债务压力下纷纷停业。

但这场疫情对沃尔玛却是一个新的增长契机。作为民生必须企业,沃尔玛超市不但可以继续营业,并且得到了更大的销售额。一方面,顾客现在更習慣在沃尔玛顺带购置其他商品;另一方面,囤货心理也导致他们倾向于购置更多商品。更重要的是,经济远景迷茫和巨大赋闲人群也倾向于在物美价廉的沃尔玛购物。

本年第一财季,沃尔玛美国销售额增长了 10.5%,到达 887 亿美元,此中电贸易务销售额增长了 74%。美国市场约占沃尔玛环球营收的三分之二。沃尔玛临时并不指望电贸易务红利,这一业务现在还处于吸引用户的扩张阶段。市场预计,沃尔玛本年电贸易务或将亏损 20 亿美元。但思量到沃尔玛的体量,这一战略转型投入并不是问题。

推出会员服务可以促使更多顾客在沃尔玛购置日常用品,信用卡也可以给沃尔玛带来手续费营收。鉴于美国疫情况势依然严酷,近期会有更多顾客乐意选择送货上门服务,同日送货的沃尔玛会员有着更为实际的意义。沃尔玛从美国运通挖来的实行副总裁兼首席客户官(Chief Customer office)怀!特塞德(Janey Whiteside)是 Walmart + 项目标负责人,她得到了沃尔玛 CEO 麦克米龙(Doug McMillon)的尽力支持。

沃尔玛是环球营收最大的企业,多年高居财产 500 强榜单首位,去年环球营收高达 5240 亿美元。亚马逊是环球最大的电商和云服务企业,去年环球营收 2800 亿美元。但相比之下,亚马逊市值高达 1.6 万亿美元,而沃尔玛的市值却只有 3700 亿美元。显然,传统零售企业和创新网络公司在资本市场有着完全差别的报酬。

早在 1997 年亚马逊方才上市时,贝佐斯就曾公开表现亚马逊的最大友商是沃尔玛,其时亚马逊整年销售额只有 1.5 亿美元,零售业巨无霸沃尔玛营收 1050 亿美元。随着亚马逊成为环球电商霸主,如今则是沃尔玛在电商范畴追赶亚马逊的时候。

受疫情影响,本年美国线上销售额占整体零售的比例或将到达 14.5%,较去年的 11% 显着提高。此中生鲜食品的网络销售额或将增长 58.5%。而这正是沃尔玛电商最占优势的销售范畴。

2018年,麦肯齐•斯科特出席活动

图片版权:JÖRG CARSTENSEN/PICTURE ALLIANCE/GETTY IMAGES

随着近期科技股大涨,亚马逊首创人杰夫•贝索斯前妻麦肯齐•斯科特成为全球上最富有的女性。她是一名作家和善士。

据NBC News报道,亚马逊股价的飙涨——自2020年初以来从每股2000美元上涨至3500美元——使得斯科特登上亿万富豪榜单。根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斯科特现在是环球第12豪富豪,也是全球上最富有的女性,超过了此前拥有这一殊荣的欧莱雅继承人弗朗索瓦丝•贝当古•梅耶斯。

2019年离婚时,斯科特是全球上第四富有的女性,排在贝当古•梅耶斯、沃尔玛家属的爱丽丝•沃尔顿和糖果帝国玛氏的杰奎琳•巴杰•马尔斯之后。这三位女性的净资产保持相对稳定,受近期科技股飙升的影响较小。

现在,斯科特的净资产为674亿美元。2019年,根据亚马逊其时的股价盘算,她的财产预计为360亿美元。根据其与贝索斯的离婚协议,她保存了两人亚马逊共同持股的25%,也就是整个公司约4%的股份。

离婚后,斯科特成为了一名闻名的善士。本年7月,她公布将自己的姓氏从“贝索斯”改成“斯科特”。同月,她对外公开了自己的一些慈善捐赠环境,已往一年里她共计捐出了17亿美元。那些捐赠包括给传统黑人高校的历史性捐钱。她还签订过“捐赠誓言”(Giving Pledge),参加其他富人的行列,答应在有生之年捐出自己的大部分财产。这一决定值得留意,由于与众多共同作出该答应的夫妇差别,斯科特当初是独自作出该答应的,其前夫贝索斯并没有做出同样的答应。

近来科技股的大涨也让全球首富贝索斯的财产水涨船高,使他成为历史上首位个人身价突破2000亿美元的人。(财产中文网)

译者:万志文

MacKenzie Scott in 2018.

JÖRG CARSTENSEN—PICTURE ALLIANCE/GETTY IMAGES

MacKenzie Scott, the writer, philanthropist, and former wife of Amazon founder Jeff Bezos, is the richest woman in the world following a recent tech stock surge.

NBC News reports that the rise in Amazon’s stock—which has spiked from $2,000 to $3,500 per share since the beginning of 2020—has propelled Scott up the billionaires’ list. According to the 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 Scott is now the 12th richest person and the No. 1 wealthiest woman in the world, sitting one place ahead of L’Oréal heiress Françoise Bettencourt Meyers, who previously held the distinction.

After her 2019 divorce, Scott was the fourth-richest woman in the world, behind Bettencourt Meyers, Alice Walton of the Walmart family, and Jacqueline Badger Mars of the Mars candy empire. The net worth of each of those women has remained relatively steady, less affected by the recent surge in tech stocks.

Scott’s net worth is currently pegged at $67.4 billion. In 2019, her fortune was estimated at $36 billion based on Amazon’s share price at the time. In her separation from Bezos, Scott retained 25% of the couple’s stock in Amazon, or about a 4% stake in the entire company.

Since her divorce, Scott—who announced a name change from Bezos in July—has emerged as a prominent philanthropist. That month, she revealed details of some of her charitable commitments, totaling $1.7 billion given over the prior year. Those donations included historic gifts to historically Black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 She has also signed the Giving Pledge, a commitment among the wealthy to give away a significant portion of their money over their lifetimes—a notable decision because, in contrast to many co!uples who make the pledge together, Scott did so independently of her former husband, who has not made the same promise.

The recent tech stock tear has increased the wealth of Bezos, the richest man in the world, to $205 billion, making him the first person in history to be worth more than $200 billion.

有不少媒体报道称,沃尔玛的在线销售额正在快速增长。结果,有些人就会误读亚马逊与沃尔玛网店的相对增速,并开始相信沃尔玛正在缩小差距。但这实际上与事实相去甚远。

多年前,一些有识之士就确信,电商的增长速率将比实体店快得多。在传统零售商看来,这一点并没有那么显而易见——直至近来。2001年,我曾对一些同事表现,沃尔玛公司(Wal-Mart)应该收购亚马逊公司(Amazon),以得到在线零售的优势(其时亚马逊的股价约为5美元)。但这个提法却遭到了讽刺。我其时买了亚马逊的股票,但很显然并没有赚到最大回报,由于不到18个月我就以3倍价格卖掉了(如今股价是317美元)。我想,其时有些富有预见的投资银行家在提出沃尔玛应该收购亚马逊这样的提议后,也受到了类似讽刺。假如其时这个提议成真,就不知道今日的全球会是什么容貌,由于沃尔玛治下的亚马逊是很轻易脱轨的。

而现在,羽翼饱满的电商正在让传统零售商承受巨大压力。2014年,美国的在线零售额有望超越3000亿美元。随着电商在零售业所占的份额越来越大,它已抢走了实体店的人气,线下增长实际上已故步自封。在这种情势下,许多传统零售商终于有点开窍了。沃尔玛日前公布该公司将大幅增长在线投资,以积极缩小与亚马逊的差距。有不少媒体报道称,沃尔玛的在线销售额正在快速增长。结果,有些人就会误读亚马逊与沃尔玛网店的相对增速,并开始相信沃尔玛正在缩小差距。但这实际上与事实相去甚远,由于单纯将大数字与较小数字相比是有肯定诱骗性的。

相信沃尔玛正奋起直追的一大原因是,据华尔街的同等估算,沃尔玛本财年网店销售额预计增长30%,而亚马逊则“仅”增长20%。光看这一数字存在如下四大问题:

1.沃尔玛的增长额中有一部分颇具诱骗性,由于它部分是由实在体店转移到网店的销售额组成的。

2.沃尔玛的增速基于一个小得多的数字。下图表现的是亚马逊和沃尔玛去年销售收入的实际增长额。尽管沃尔玛有望增长30亿美元(这已令人肃然起敬了),但亚马逊145亿美元的增长额是沃尔玛的近5倍,仅这一数字就远超沃尔玛的整体在线销售额。

3.零售业整体从实体店向网上转移对沃尔玛实体店的经营组成了极大压力。去年沃尔玛在美国的总销售额增长率是1.6%,而同店销售额实际上是有所降落的。

4.亚马逊的销售额是根据净值确认的。由于这些销售额中日益增长的部分为销售其他商产业品得到的净收入(利润极高),因此该公司实际掌控的销售额远超其所报收入。亚马逊还披露了该公司从亚马逊网络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信用卡和广告中获取的服务收入。假如我们假定剩余销售额是亚马逊从第三方商家——也被称为亚马逊市场(Amazon !Marketplace)——收入中得到的分成(也是按净值确认),那就可以盘算出第三方商家每年的总收入。将这部分收入换算为第三方商家销售的商品,就可算出亚马逊从这个市场中所获的均匀推介费。假定亚马逊收取的均匀推介费为该市场总销售额的15%,那就可以算出亚马逊催生的全部产品销售总收入。2013年,这个数字就是1250亿美元,而不是该公司自己陈诉的740亿美元总收入。这一总数还意味着公司的销售额增长率是28%,而不是公司报称的22%。


亚马逊不停对其第三方零售业务讳莫如深,但却陈诉称,从直接产品收入中获取的总服务收入大幅增长


既然亚马逊销售额(以美元计)增长速率是沃尔玛电商的五倍,问题就在于它是否有充足的内涵优势继续大幅领先沃尔玛。答案是毫无疑问的。显而易见的原因有:杰出的电商品牌,大量的转头客,更精通数据应用,等等。尽管这些因素都很难复制,但更重要的问题是,沃尔玛的销售网络是否能赛过亚马逊的呢?

现在亚马逊有125个在用库房为环球终端用户服务,而沃尔玛却只有不多的几个。这好像有点让人受惊,由于沃尔玛毕竟是环球最大的零售商。但要知道,为实体店增补存货所用的分销中心,和直接运往终端用户所用的库房是完全差别的两种工具。近来沃尔玛公布,该公司计划在印第安纳州构筑120万平方英尺,专供电子商务使用的库房。沃尔玛现在将其现有的4200家零售店作为向终端用户发货的枢纽。约有20%的在线订单是从这些店发货的。相对亚马逊的库房而言,这种战略的服从大概要低得多,并且本钱大概要高得多。

本文我选了亚马逊与沃尔玛进行对比,沃尔玛毕竟是最有能力和电商竞争的零售商。其他零售商固然更难抵抗电商的攻势。 (财产中文网)

迈克•科瓦提勒茨是投资公司Azure Capital Partners的首创普通合资人,专注于软件和相关的底子办法技能范畴。他本人及其公司都并未投资亚马逊或沃尔玛。本文摘自其博客SoundbytesII。

译者:清远

本文网址: http://www.proadstraffic.com/d/20211182633_3992_940165481/home